贵阳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贺州迎来点石成金新时代

2021年11月16日 贵阳机械设备网

贺州迎来“点石成金”新时代

贺州迎来“点石成金”新时代

粉体企业的加工车间一角

环保砖

大理石工艺品

人造岗石

石材车间

去年7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彭清华到贺州调研时说:“贺州是抱着石头做发财梦。”贺州抱的是啥神奇之石?发财梦怎样实现?

1

这块石头,绝不是《红楼梦》中女娲氏补天之时所炼之石,但也曾经“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历经千百万年地质变化,在贺州广阔的大地上形成了华南地区最大的汉白玉大理石矿山资源和花岗岩矿山资源。

贺州的大理石资源远景储量26亿立方米,有白色、灰白色、黄白色、灰黑色、黑色等类型,其中,白色型占整个大理石储量的76%,为目前华南地区规模最大,是中国乃至亚洲少有的特大型白色大理石矿山之一,储存量和开采量位居全国前列。区内外石材客商,都习惯把贺州白色大理石叫做“贺州白”。“贺州白”可与意大利大理石著名品牌“卡拉拉”相媲美。

贺州的花岗岩矿山资源,远景储量约31.2亿立方米,主要分布在钟山县的花山乡、燕塘镇,八步区的步头镇、开山镇和里松镇,富川瑶族自治县的莲山镇、白沙镇,品种有枫叶红、绿豆青、芝麻黑等。

千百年来,贺州漫山遍野的大理石、花岗石,曾被当地人抱怨“发财致富的绊脚石”。“满山的石头,不能啃,也不能吃。”平桂管理区村民左有新说:“那时候,人们想得更多的是田里能产多少稻谷,能收多少油茶。”

1992年前后,平桂管理区西湾附近有人开始采掘石材,并且很快致富。“曾经无用的石头”,一夜之间成了众人争相攀捧的“通灵宝玉”。一场肩背马驮的石材开发热,迅速在贺州掀起,“疯狂的石头”拉开序幕。

然而,在贺州市石材产业轰轰烈烈起步时,广东的云浮已平步青云。仅在1992、1993两年间,那里的石材企业迅猛发展,增至2260多家,形成了年产板材850多万平方米、石材石粉70万吨的生产能力,石材工业年总产值达10亿多元。而此时,贺州石材企业才有344家,能称得上大企业的寥寥无几。

一样的石头,不一样的价值,不一样的产值,这让贺州人深思。

有人认为是管理与技术的问题。自2008年以来,贺州市近300多家石材企业从“个体户”升级为“有限公司”,在管理与技术上进行了普遍革新。然而,即便如此,贺州石材产业仍起色不大。一样的石头,还是不一样的价格。

有洞晓业界的明白人说:“贺州石材业一直徘徊于低端石材市场,错过了像云浮那样的发展机遇。随着国内石材产业走下坡路,低端石材产业尤其没有市场,逆势发展,当然没有出路。”

此外,由于低端石材开发污染环境,地方的管理越来越严,“疯狂的石头”开始变成“时运不济的石头”。

2

另一个现象,却让这块“时运不济的石头”看到了时来运转的机遇。

单纯的石材业徘徊不前,而靠石材产业的边角料加工碳酸钙粉体的企业快速崛起。碳酸钙是利用大理石的边角料进行深加工的结果,却创造出比石材板材更大的价值。

据此,有人发现“挖宝石的比不上捡破烂的”,最先有这个发现的是贺州本地青年李奇洪。

李奇洪毕业于北京机械工业学院,到海南下过海,但并没有淘到金,回乡后在国有企业当了一名技术员。

1994年,李奇洪调查发现,超细石粉和超细碳酸钙粉在国内市场中有很大发展潜力,既是优良的填充剂和性能改良剂,又广泛用于塑料、橡胶、造纸、涂料、饲料、医药、日用化工、玻璃、陶瓷等领域。

重新发现了“石头”价值的李奇洪,辞去“铁饭碗”,与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凑了15万元钱,并租用了建筑瓷厂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废弃车库作为生产车间,利用自己的机械知识设计了超细粉体生产线。1997年,李奇洪挂牌成立了贺州第一家以大理石边角料为原材料的粉体加工企业。

如今,李奇洪的公司设立了“贺州市粉体科技研究中心”,引进了世界最先进的英国马尔文粉体粒度检测仪,完善了各项研发措施,陆续研发出几种超细粉碎设备,被全国化学标准技术委员会确认为国家标准起草单位,直接参与《工业重质碳酸钙》国家行业标准的制定。在李奇洪公司的示范带动下,其他石材企业纷纷斥巨资进行生产工艺的优化和生产设备的引进改造,推动品牌的升级。

去年自治区两会上,贺州市碳酸钙产业被纳入广西14个千亿元产业之一。

借此东风,贺州市全力推进“千亿元产业示范基地”建设。1月19日上午,贺州市举行“广西碳酸钙千亿元产业示范基地2015年重大项目集中开(竣)工仪式”。仪式虽然很简约,连鲜花都没有,但此次集中开(竣)工的规模在贺州却是第一次,40个重大项目总投资达90亿元,其中中国冶金地质总局投资达40亿元。

2014年,该市碳酸钙产业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49.33亿元,增长23.4%;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重质碳酸钙粉体生产基地。目前,该示范基地具备开采大理石1000万吨,年产碳酸钙粉体800万吨能力,产品市场占有量达到60%以上。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重钙之都”;示范基地建成40条年产4000万平方米的人造岗石生产线,在建60条人造岗石生产线,到2016年,将建成约100条人造岗石生产线,成为“中国人造岗石之都”,实现工业总产值超200亿元。

3

花岗岩的废料,在贺州也有了另外一种命运。

花岗岩废料破碎磨细至纳米级,然后,加入微量膨化剂制成泥料,将泥料成型干燥成坯料送入隧道窑内高温烧结,冷却后,成为纳米级科技板材料。

纳米科技板新型建筑材料轻质、高强、隔热、保温、防水、防潮、抗冻、耐酸碱化学腐蚀,具有容重小、导热系数低、机械强度高、不吸水、防水抗渗、隔热保温、防腐抗裂能力强等特点和优异的耐酸性、耐热性和耐水性,特别是能显著减轻建筑物自重,为推广轻型建筑结构创造了条件,推动了建筑施工技术现代化,大大加快了建房速度,具有较高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市场前景非常广阔。广西旭腾实业集团抢抓先机,投资19.6亿元的新型建筑材料纳米科技板项目落户贺州。

现在,每当贺州有重要的活动,赵德明都会捧出纳米科技板制作的砖头,展示花岗岩废料演绎的石头传奇。

“我们有决心把这种新型建筑材料亦打造成千亿元产业。”项目负责人黄涛介绍说,“中国房屋建筑材料中70%是墙改材料,其中粘土砖仍占据主导地位,而生产粘土砖的粘土资源则又是相对较优质的粘土。从中国耕地资源条件看,全国耕地只占土地面积的13%,目前人均耕地1.43亩,约为世界平均值的1/3。耕地资源紧张,且优质耕地少,后备资源严重不足已是不争事实。而用花岗岩废渣制作成这样的纳米科技板砖头成本并不比粘土砖高,将为推广节能建筑、节约土地开辟一条可行之路。贺州得天独厚的花岗岩资源,将是我们打造这一千亿元产业的底气。”

用花岗岩制作成的纳米科技板建房,甚至能改变建房的工序流程,缩短建设房子的时间和成本。

“以往,建设房子必然要用钢筋混凝土,螺纹钢加水泥浇筑,时间长、效率低、成本高。而用纳米科技板建房子,犹如用木板做家具,工程胶水加钢构造型,即可很快建设出房子。”黄涛说。

另一方面,随着花岗岩制作纳米级科技板新型建筑材料产业的发展,亦将改变贺州周边的产业布局。物流业、现代服务业、精制钢构业等等,都会随着贺州新兴产业的崛起而风起云涌。

4

一块石头,历经劫难,如今磨成了粉。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而是仍在继续。

有把石头粉又加工成石头的,利升人造大理石就是其中的典范。他们通过技术手段,把石头粉重新合成人造石,更美观,更环保,硬度更高,家里橱柜上所用的台面,一般都是这种石头。

有把石头粉做成涂料的,譬如兄弟路标涂料公司;有把石头做成编织袋的,譬如宝藏塑料编织袋公司生产的高密度编织袋,原料30%多是碳酸钙粉……

祥龙、富思源碳酸钙母粒,冠成蒸汽沙灰砖、南辉、锦宏、恒泰、大华、龙光、棋盛、万升、南升、力丰人造岗石、金慧涂料、华砻树脂等等,一个个碳酸钙粉体下游产品项目,延续着石头的故事,甚至我们用的牙膏、润肤乳、沐浴露等等,都用大量的碳酸钙作为填充剂。

现在,贺州已形成一条“大理石原料-大理石板材和工艺品-大理石边角废料回收-重钙碳酸钙超新粉-合成人造大理石-碳酸钙新材料(涂料、纸业等)”的石材循环产业链,不但实现了对资源的充分利用,而且形成了完美的产业循环,把石头吃干榨净,降低了对环境的污染,提高了资源利用率。

目前,在贺州火车站附近,正在规划建设一个占地约70平方公里的“生态新城”,还有以现代版清明上河图为规划方案建设的“一江两岸”,将全部采用贺州花岗岩制作的纳米科技板材料建设,打造一个节能、绿色、低碳的新城区。

贺州市市长李宏庆说:“我们现在依靠大理石和花岗岩的资源优势,倾力打造两个‘千亿元产业基地’,已经取得实质性的成效。”

贺州已迎来“点石成金”的新时代。

我诗国心目中的偶像

10岁成长礼家长给孩子的一封信

有关道德的素材